亡國公主 - 巨乳波霸影院,欧美成人,做爱电影视频,夫妻做爱技巧房事,性生活心得,性爱姿势,做爱指导,性心理教育,做爱心得,做爱视频,做爱姿势,做爱宝典

天曆3524年。

  屹立於風月大陸東邊兩千年以上的大帝國-天云王國戰敗,敗北於世仇-暗元帝國大軍之下。

  風月大陸上的諸侯小國無不震驚,兩大帝國之一的天云王國戰敗,代表著雙方制衡的局勢瓦解,可以預見風月大陸諸國曆經兩千多年的分離后,又將迎來合並一統的局面。

  天下大勢畢竟是諸國王侯們才會關注的問題,天下一統的與否與人民百姓們關系不大,畢竟日子還是要過,活還是要干。天云王國的戰敗雖然事大,但百姓們關心的卻是另一個話題……

  據說,天云王國的國王膝下有三名公主,各個都是國色天香、美若天仙,前去求親的無不是一方王公貴族,或是名聲赫赫的雄將,甚至有人願意割讓疆土,只求娶到其中一位公主。

  大公主趙幽蘭,年剛過20,是三位公主中唯一已經出嫁的公主。天生就有一顆悲天憫人的善心,天云王國許多仁政都是她向國王所建議,有時還會微服下探民間,發放民生物資救濟較窮苦的人民。

  二公主趙傲嬌,年17,性子與大公主截然不同,個性驕傲急躁好武,卻又充滿著正義感。時常偷潛出宮外尋江湖高手比斗,濟弱扶助,因自身武技不俗,加上貌美容顔,倒是闖出個小辣椒女俠的封號。

  小公主趙月舞,年僅14,三位公主中最爲低調神祕的一位,從未出過宮過. 但據宮里少數見過小公主容貌的人說,小公主年紀雖小,容顔卻已經達到傾國傾城、禍國殃民的程度。因此小公主自12歲起臉上便戴上面紗不輕易示人,被譽爲風月大陸千古第一美女。

  溫柔典雅的大公主、嬌蠻好強的二公主,以及最神秘夢幻的小公主,三位公主特色各異,容貌也是各有千秋,每一位皆是聞名大陸絕美女子。

  如今天云王國戰敗,王國將士諸侯被大肆屠殺,連國王的首級都高挂於守城門之上,而這三位天之嬌女的下落究竟是如何,自然爲天下人不斷猜想臆測……

                ***

  一。大殿之上奸淫二公主

  天曆3525年。

  暗元帝國王宮中。

  雄偉大殿之中,有一無比霸氣的男子大開大阖穩坐在龍椅之上。

  ──第二十三代暗元大帝,即將統一風月大陸的霸主,同時也是號稱有史以來最殘暴邪惡的一代君主。

  在他身前,一名身披粉紅薄紗的妙齡少女跪坐在地上,一頭火紅色的長發,嬌嫩雪白的肌膚,令人遐想無限的嬌軀自薄紗中若隱若現,跪坐的姿勢更是讓臀部曲線完美突現.

  「噗滋……噗滋……」只見這名妙齡少女正埋頭弄首,賣力的吹吸著暗元大帝的粗長龍根。

  暗元大帝閉著眼睛享受,粗糙的大手輕柔撫摸著少女的頭部,就像是撫摸可愛的寵物一般。

  蓦然,暗元大帝睜開了雙眼,直視著少女后方那半跪的大將,整個大殿像是被兩道無情的閃電劈過.

  半跪的大將深低著頭,絲毫不敢露出半分目光,唯恐瞥見王座上那淫糜的場景。縱使他沒有目視,但還是能清楚感受到身上的兩道刺骨視線。

  「說!」

  半跪的大將一陣機靈:「是!禀皇上,末將前日收到戰報,東北邊共三十六個零散小國發出投降書,並送上大量物資獻金,願意歸附我國。另外尚有七個抵死不從的國家,但也只是垂死掙扎,依我軍實力絕對能一舉攻下。」

  啪!暗元大帝重重拍了一下龍椅:「很好!如此一來我國離真正的大一統又近了一步。至於那七個蚊蚋大小的小國,若他們的國王將自己的女兒奉獻上來,朕可以既往不咎,若不從,全殺了便是!」

  「是!」

  「噗哧……噗哧……」大殿之中,君王與大將對話如常,少女也像是周遭全無旁人似的,始終賣力吸吮巨大的肉棒。

  大將心知那少女就是天下聞名的美人,終究是抵擋不住誘惑,,忍不住微微擡頭露出些許余光,只見那少女正側著臉吸吮陽具,縱使口含那汙穢之物,還有些津液自嘴角流下,卻依然無損那國色天香的嬌美容顔。

  只見一眼便迅速地下頭去,然而那一眼的風景,卻是令大將無法忘懷。

  暗元大帝冷冷一笑,自然注意到這名愛將的大膽之舉,然而卻沒有戳破他。

  「霍甲,你這次又替朕立下了汗馬功勞,說說朕該怎麽賞你。」

  霍甲又將頭低得更低:「這一切都是末將應該做的,末將不敢求任何賞賜. 」

  暗元大帝哈哈一笑:「你是朕最中意的愛將,從開國至今爲朕立下不少汗馬功勞,朕說能賞便能賞,無須謙虛。」

  霍甲聽到這句話忽然心頭火熱,然而卻又強行將那一絲的想法壓下:「末將謝皇上厚愛,末將只是謹守自己的本分,實在不敢再求皇上賞賜. 」

  忽然,暗元大帝盯著大將目露玩味的眼光,邪邪一笑:「不知……霍甲你對於朕上次予你的賞賜,可否滿意?」

  霍甲聞言心中一喜,強忍心中的激動:「末將十分滿意,並萬分感謝皇上的恩賜. 」

  暗元大帝自豪道:「那是當然!那趙幽蘭公主當初可是給朕整整玩了半年,乃是朕玩過最久的女人。人不僅貌美如花、內心堅強,心地之善良更是聞名大陸,這種內外兼得的女人操起來最是過瘾. 」

  暗元大帝身下那埋頭弄首的女子聞言頓了一下。

  霍甲尊敬回道:「趙幽蘭公主名不虛傳,末將一生之中從未見過如此典雅溫柔的女子,自皇上將她恩賜給末將后,末將每日皆是日操夜操,現在就連末將的三個兒子也無法抵擋幽蘭公主的魅力,咱父子四人每日皆將她操得死去活來。」

  享受著身下少女嘴中的濕潤溫暖與香舌按摩,暗元大帝哈哈一笑:「如此甚好,天云國三王女或許是遺傳自她們的極品母親,各個皆是國色天香。且無論怎麽操,肉穴始終如處女般緊實,縱使被操上萬千百回,也依然是極品名器,只可惜她們的母親……」想到天云國王后,暗元大帝不禁一陣遺憾。

  而身下那賣力吹箫的貌美少女,空洞的眼神也慢慢回複神彩,眼中漸泛淚光。

  「末將該死,皆因末將一時疏忽,才讓她自盡成功。」

  暗元大帝擺擺手:「無訪,雖然無法長久玩弄她有些可惜,但幸好朕即時命令御用招靈師將她招魂還命,所幸還能徹底玩弄她三天三夜再讓她死去。」

  「真不愧是十年前風月大陸第一美女,那滋味真是無法忘懷……」暗元大帝似乎陷入當時的回憶之中。

  「嗚嗚……母后……」暗元大帝身下那少女忽然停止了動作,含著肉棒開始啜泣起來。

  暗元大帝怒罵一聲:「哭啥!誰叫你哭的?你母后讓我操是她的榮幸,朕的肉棒可比你父王大多了,不知好歹!」原本撫摸少女頭部的那只大手,開始粗暴的按壓。

  粗長的肉棒不斷沖刺少女的櫻桃小嘴,深達喉嚨,少女不禁發出痛苦的嗚咽聲:「噗嗚……痾……捂捂……噁……」

  內心的悲傷,與身體上的痛苦,讓少女絕美的容顔上佈滿了淚水,嘴邊也挂上一涎一涎的晶瑩口水,淒美無比。

  暗元大帝一陣沖刺過后,蓦然將少女的頭死死按住,將巨棒深深沒入少女的喉嚨,一股濃稠滾燙的精液在少女口中釋放而出。

  少女痛苦的含著巨棒無法動彈,緊貼濃黑茂密的攬毛,瓊鼻被壓得有些扁塌,蓦然一股嗆鼻腥臭的熱流在口中爆了出來,直沖喉嚨。「咳咳……咕噜……咕噜……」少女的頭部被死死壓住,小嘴無法露出空間,嗆得她只得將大部分的精液吞了下去,只有少數由嘴角流了出來。

  待少女將精液吞的差不多,暗元大帝才將肉棒從少女嘴中抽出。

  「嬌嬌,替朕清理乾淨. 」暗元大帝冷冷道。嬌嬌是他替這位高貴的少女另取的名字,代表一個新的身分。

  只見暗元大帝射精過后的肉棒竟不見頹勢,依然高聳挺立,少女還來不及擦拭自己的淚水和嘴角精液,只得繼續張開小嘴,一邊啜泣一邊舔食肉棒上殘存的精液。

  暗元大帝得意道:「你覺得朕將嬌嬌調教得如何?」

  霍甲依然低著頭恭敬道:「皇上治女有方,大陸人稱小辣椒女俠的趙傲嬌公主,世人皆知此女嬌蠻潑辣,有著與美麗外表不符的武者之心,四處行俠仗義,如今卻也乖乖臣服,成爲皇上溫順的跨下之奴,末將佩服無比。」

  暗元大帝點點頭自豪道:「那是自然,天云國三位公主自幼便養尊處優,各個都是天之嬌女。那怕是個性溫柔堅強的趙幽蘭公主,當初朕將她馴服也是費了一番心力。嬌嬌雖比趙幽蘭還要倔狠,調教起來難度更大,但最后還是屈服於朕的肉棒之下。」

  霍甲回道:「多虧皇上當初調教有方,趙幽蘭公主現在才能放下公主之尊,甘心服從自己已是性奴的身分,如今更是將末將與末將的孩兒們視爲己主,每日將我等的肉棒吞的吱吱作響,看來十分適應自己的角色。」

  此時二公主趙傲嬌已把肉棒上的精液舔食乾淨,面對那不見頹勢的雄偉之物,趙傲嬌張開小嘴繼續含了進去,這是暗元大帝下的命令,只要肉棒處於挺立狀態,趙傲嬌就必須不斷用小嘴吹含著。

  「啊!」只見暗元大帝忽然將二公主趙傲嬌從地上拉起,並將她翻過身來放在膝上擁入懷中,一雙大手開始揉捏她胸前的雪白嫩乳。

  「嗯……」二公主趙傲嬌忍不住發出一聲嬌吟,暗元大帝的雙手在她胸前肆意揉捏,柔嫩雪白的雙峰不斷變化形狀,但因彈性極好,很快又恢複了原狀。同時那兩粒嫣紅自然也被重點照顧,每當暗元大帝彈過捏過之后,堅挺的嫣紅便會微微顫抖。

  暗元大帝一邊揉捏二公主趙傲嬌的胸部道:「霍甲,擡起頭來。」

  霍甲大吃一驚:「末將不敢。」

  暗元大帝眉頭一皺喝道:「我讓你擡起頭便擡起頭,怕什麽。 」

  「……是。」霍甲遲疑了一聲,將頭緩緩擡起。

  這一擡頭,便再也無法將視線移開,忐忑不安的眼神逐漸火熱。

  只見暗元大帝懷中那正被搓揉雙乳的趙傲嬌,一頭火紅色的長發,鵝蛋般的臉蛋,兩道斜上的淡色柳眉,美麗的雙眸,加上微微噘起的雙唇,帶著驕傲,有如拒人於千里之外般的絕美容顔。粉紅薄紗之下可以看見她的胸部並不大,一手正好可以掌握,因爲習武的關系,胸型向上挺拔,兩點嫣紅驕傲怒挺,好不誘人。身材也是極好,渾身緊實無一絲贅肉,肌膚卻又滑嫩無比。

  二公主趙傲嬌見自己如此羞恥的模樣的他人所見,眼中不禁閃過一絲羞憤。

  暗元大帝見似笑非笑觀察霍甲的神情:「你覺得此女如何?」

  霍甲打了一個冷顫,自知自己的失態已經全數落在皇上眼中,趕緊低下頭來:「二公主不愧其聞名大陸的美名,氣質與容貌皆是舉世罕見,絕不輸於其姊,各有千秋,恭賀皇上獲此極品寵奴。」

  二公主趙傲嬌聞言更感羞憤,然而卻不敢說些什麽.

  暗元大帝冷冷一笑道:「擡起頭來,朕允你看便是不會怪罪於你。」

  「是。」霍甲聞言只得又將頭擡了起來。

  暗元大帝盯著霍甲緩緩道:「朕……明白你想要的是什麽,也正因爲敢如此想的是你,朕才沒有治你一個死罪,否則當初也不會將趙幽蘭公主賞賜給你。」

  霍甲頓時嚇出一聲冷汗:「末將知罪,謝皇上饒命。」

  暗元大帝點點頭,對於這位愛將的反應還算滿意,雖然他十分喜愛這個饒勇善戰的大將,但也必須適時地敲打提醒,才不會讓他過於大膽,甚至私自觊觎自己的東西,這是他無法容忍的。

  但這次大將立下的功勞不可不謂大,暗元大帝決定破例一次,做一件以往從未做過的事,而此事似乎也是蠻有趣的,他很好奇如此之后,最近已經逐漸心死的二公主趙傲嬌會有什麽反應。

  想到便做,暗元大帝淫淫一笑:「朕雖然不可能將她賞賜給你,但看在你這次爲朕立下的大功……朕允你欣賞一場活春宮!」

  霍甲大吃一驚,隨即心頭變得激動火熱,萬分感激的磕頭:「叩謝皇上。」

  被暗元大帝擁在懷中玩弄胸部的二公主趙傲嬌更驚,縱使自己早已絕望死心,但這般羞恥的事她還是萬萬無法接受的。原先古井無波的空洞眼神頓時變得激動:「不可以!」

  暗元大帝哈哈一笑:「哈哈,你可終於恢複精神了,最近操你都沒啥反應,好生無趣,朕還是喜歡看你這小辣椒不斷反抗,羞憤欲絕的模樣。」

  二公主趙傲嬌緊咬著唇,眼眶泛淚:「我死也不願!」

  暗元大帝用手捏著二公主趙傲嬌的俏臉,強行轉了過來,緊盯她的雙眼:「表情不錯,不過……你覺得你有選擇的余地嗎?」接著就吻了下去,品嘗趙傲嬌的櫻桃小嘴與滑嫩香舌。

  被強吻的二公主趙傲嬌眼中露出一絲痛苦不甘,她所自豪的一身武功,早已被遠強於自己的暗元大帝給廢掉,從那一刻起她的人生失去意義,連複仇也永遠無望。

  何況還有小妹她如今還被暗元大帝關在宮中……

  見驕傲的二公主趙傲嬌絕望不甘的神情,暗元大帝不禁感到一陣快感。

  離開趙傲嬌的雙唇,暗元大帝嘿嘿一笑,掀開她身下的粉紅薄紗,一雙修長的雪白美腿頓時裸露出來,暗元大帝直接粗魯地將其分開,令二公主趙傲嬌呈現極其不雅的姿勢。

  暗元大帝哈哈一笑,將二公主趙傲嬌身下那高貴的私密之處掰開:「霍甲,讓你見識見識風月大陸三大美女之一,天云國二公主——趙傲嬌的美穴。」

  霍甲眼光發亮,灼熱的盯著。二公主趙傲嬌的陰部光滑無毛,粉紅色的小穴看起來粉嫩無比,可能是經常出水的關系,上面還晶瑩發亮,但又沒有一絲汙穢不堪的感覺. 只看一眼,霍甲便堅硬如鐵.

  「不要碰我那里,不準看……」二公主趙傲嬌羞憤欲絕,堂堂一國公主竟被如此對待,這是何等的恥辱。只見她拼命扭動掙扎,使勁想扳開暗元大帝的手,然而就算她武功尚在也不可能是暗元大帝的對手,而況是現在。

  暗元大帝對於她的反抗自然毫無在意,或者說這樣反而更讓他興奮. 只見暗元大帝的手指開始摳弄挑逗二公主趙傲嬌的小穴。

  「啊……不要……啊……嗯……住手啊……」二公主趙傲嬌反抗無效,不甘的喊叫幾聲,小穴只得任由暗元大帝隨意玩弄。

  暗元大帝不愧是御女無數的箇中好手,手法極爲老練,一手持續掰開二公主趙傲嬌的肉穴,另一手不時快速挑逗摩擦,手指時而抽插,時而扭捏陰蒂。很快就將二公主趙傲嬌弄得嬌喘連連.

  「不要……啊……嗯……啊……拜託……不要……再弄了……」小穴的刺激令二公主趙傲嬌不禁發出聲聲嬌吟,但被他人觀看又令驕傲自尊的她深感恥辱。

  身體上的快感與內心中的羞恥互相矛盾,二公主趙傲嬌不禁羞怒的流下淚來「嗚嗚……不要看……不要啊……」

  二公主趙傲嬌絕美的臉龐上梨花帶雨,令人不禁心生憐愛。霍甲見趙傲嬌這般模樣,下身早已充血,褲裆被撐起一個明顯的帳篷。

  霍甲嚥了口口水,一只手早已忍不住放在自己的帳篷上:「皇皇上……末將這樣實在有些難受。」

  暗元大帝見狀哈哈一笑:「哈哈,解開吧,朕特允了!」

  「是!」霍甲大喜,迅雷不及掩耳解開腰帶,掏出自己的肉棒搓弄起來。

  「你!……」二公主趙傲嬌見狀羞辱的說不出話來,堂堂一國公主竟然被人雙腿分開玩弄那處,竟還有人對著自己行那……自渎之事!

  從國破家亡自己被俘到現在,她的驕傲與自尊不停被剝奪、踐踏,本以爲經過這麽久早已麻木,然而現在才知道原來自己還是不能忍受這些屈辱的。

  「啊……嗯……停……停下……啊……別弄……」二公主趙傲嬌只能無力地喊叫著,然而這聲音自己聽起來都覺得淫穢不堪。爲什麽自己被人如此玩弄也會有感覺,難道自己真是個淫娃嗎,二公主趙傲嬌不禁悲哀的想道。

  這時霍甲又說了句讓二公主趙傲嬌羞憤欲死的話:「公主,您的淫叫聲與容貌一樣,皆是人間少有,有如人間仙樂,真是好聽極了,末將聽了都快射了。」邊說,搓弄肉棒的手又動得更快了。

  二公主趙傲嬌已經羞憤的說不出話來,暗元大帝在她小穴上的手動的越來越快,她的忍耐也快到了極限。

  「啊……嗯……啊……嗯……啊……嗯……」二公主趙傲嬌此時就像是個普通女人不斷淫聲浪叫,而不是個驕傲尊貴的公主。

  蓦然,二公主趙傲嬌瞪大了美眸,全身僵直。

  「啊啊啊……啊啊……………啊……」二公主趙傲嬌發出一聲似羞恥似滿足的聲音,聲音起初高亢之后漸漸變小。

  「噗哧……噗哧……」

  晶瑩透亮的淫水自二公主趙傲嬌的小穴中噴出,噴的好遠好高,噴得滿地都是。

  於此同時,正在搓弄自己肉棒的霍甲也是一陣哆嗦,看著潮吹的趙傲嬌,再也按耐不住,大量的精液射了出來。「喔喔……」霍甲也發出一聲滿足的吼聲。

  片刻過后。

  「呼呼……」二公主趙傲嬌高潮過后,嬌喘未停,絕美的臉龐滿布紅暈,盯著地上的一片狼藉,那里混著自己的淫水和別人的精液,眼中不禁露出恥辱與悲哀。

  被人淩辱玩弄到有感覺,再被人對著自己自渎,而自己竟然還跟對方一同高潮,這樣與對方又有什麽不同呢?堂堂一國公主,卻與一介淫人一樣,淫賤不堪……

  暗元大帝舉起手甩了甩,啧啧出聲:「嬌嬌你的淫水可出的真多,噴的朕滿手都是,燙死朕啦。」

  二公主趙傲嬌對於暗元大帝的調侃充耳不聞,此時她還沈浸在自我的羞恥與悲哀之中。

  見二公主趙傲嬌毫無反應,暗元大帝無趣的切了一聲:「又壞掉了嗎?」接著將手上的淫水,反覆擦抹在二公主趙傲嬌白嫩的大腿上。

  暗元大帝將手擦乾之后,,將懷中毫無反應的趙傲嬌往上挪了一些,猙獰的粗長肉棒從下面露了出來,而龜頭所向之處,正是趙傲嬌濕潤的小穴!